當前位置: UU小說武俠修真修仙狂徒TXT下載修仙狂徒最新章節

章節目錄 正文 第二章 惡奴

作者:王小蠻     修仙狂徒txt下載     修仙狂徒全文閱讀
    第二章惡奴

    陳九娘有了這個想法,卻又不敢相信,趕緊又去重新審視自己的兒子。她驚訝地現,兒子的笑容不像以前那麼傻兮兮了。接著她又看見了他的眼睛。

    清澈而明亮,竟然還有一絲狡猾。

    陳九娘一驚,兒子好象真的不傻了!可看著怎麼有一種陌生的感覺呢?

    其實葉空也心虛呢,現陳九娘盯著自己看,心裏也是毛毛的。

    老婆子,看什麼看?走了個傻兒子,換了個冰雪聰明英俊帥氣的,你偷著樂吧!

    當然,葉空嘴上可沒這麼說,趕緊笑道,“娘,你是不是覺得今天的空兒跟以前不一樣了呢?嗬嗬,這你不用擔心,兒子還是你兒子,如假包換。至於為什麼會不同了呢,是因為我今天夜裏做了夢,有個白胡子老頭說了,從今天開始,你就不傻了……於是,我腦子就好使了,喂,娘,你別哭啊!”

    聽著兒子的流利言語,陳九娘已經淚流滿麵了,她實在太高興了,這是開心的眼淚,幸福的眼淚,激動的眼淚……

    這陳九娘也是個苦命的女人,從小就因為自己模樣醜,家裏又窮,兄弟姐妹還特別多,所以打小就沒過過啥好日子。

    可她臉雖醜,手卻巧,做得一手好針線,特別是繡活做得特別棒,繡出的玩意,栩栩如生。

    一個女人再手巧,再善良,長個這模樣也是沒人要的。滄南大6也沒整容醫院,這模樣,倒貼乞丐二百文,乞丐也不會答應。

    於是陳九娘到了十八歲依然未婚,這就算大齡青年了。找不到夫家,總不能在娘家白吃白住吧,陳九娘閑著就幫人做做針線活。

    陳九娘雖然感情生活一片空白,可是工作倒是很順利。手巧,又不怕吃苦,一來二去,就得了鎮南將軍府的賞識,葉家老太太就讓陳九娘每天來將軍府做繡活,這就從打臨工變成正式工了。

    日子談不上好,也充實。

    不過這女人也夠倒黴的,繡活做得好好的,某天中午,鎮南將軍葉浩然喝醉了,也不知道這家夥怎麼就轉到了繡房。

    剛好陳九娘在繡房,巧的是,葉大人又是從右邊看見了這小娘子。

    那時的葉大人正是年輕得誌,戰功赫赫,所謂牙口好胃口就好,心情好姓yu也強。

    醉眼朦朧的葉將軍一看這繡娘模樣不錯,挺好,酒後衝動,自然也不用管姑娘願不願意,拉著陳九娘就往床榻上拖,有理無理先xx了再說。

    等葉大人醒來,看到懷中女人那張如同車禍現場的臉,他心裏的厭惡可想而知。

    本來葉將軍玩個妞從來是不算什麼,可誰知就這一回,陳九娘竟然懷上了。

    十月懷胎,白白胖胖的葉空就誕生了,葉浩然的老娘還特別喜歡。

    於是陳九娘時來運轉,正式住到進葉家。當然了,地位是肯定沒有的,三妻四妾怎麼樣都算不上她;寵xing也是沒有的,那葉浩然看見她就後脊梁麻,有需要也變成沒需要了。

    不過這樣對陳九娘來說就不錯了,有套的院落,有兩使喚丫頭,還有些散碎銀子,作為普通人家的女子,這也就足夠了。

    可好日子沒多久,老太太駕鶴西遊了,大太太早些年就掛了,當家的就成了心xiong狹隘的二太太。

    於是陳九娘的丫頭被調走了,銀子越來越少了,送來的繡活也越來越多了,她慢慢淪落成一個下人。

    開始葉浩然還看在兒子麵上幫襯兩句,可等到葉空長大,葉大人驚奇地現,這小子不但she頭不利索,腦袋都不利索時,他失望了,從此再也不管這苦命母子的事了。

    很快,陳九娘從下人,變成了不如下人。以前做下人,也隻做主子的繡活,現在連那些家丁丫頭也都把縫補的活送過來,就算陳九娘任勞任怨,那也是得每天繡到深夜,還都繡不完。

    總之,這個女人是很慘的,一輩子基本沒過上好日子,自己模樣醜,還生了個白癡兒子,在大院裏沒少受人白眼欺淩,背後的嘲笑,當麵的責罵,這都是尋常的事。

    有段歌詞最貼切。“我仿佛看見,一出悲劇正上演,劇中沒有喜悅……”

    可誰知老天開眼,兒子一覺睡醒竟然不傻了。

    幸福來的太突然,她隻有用淚水來表達了。

    “娘,你別哭呀。”葉空有些慌亂,一般男人都怕女人哭,他也不例外。

    “空兒真的好了,娘這是開心呀。”陳九娘含淚說道。

    “開心就好,開心就好。”葉空突然覺得自己鼻子也是酸酸的,伸出小手,幫陳九娘擦去臉上的淚水,並沒有躲避那黑紅的疤痕。

    “娘,放心,我一定會為你治好臉上的黑疤。”葉空下決心地說道。

    陳九娘覺得兒子是在安慰自己,抹了抹眼淚笑道,“那娘就等你長大了給娘治。”

    “不長大也可以。”葉空相信世上無難事,隻怕有心人。

    陳九娘可不想兒子為了給自己治臉而耽誤前程,以前傻就算了,現在不傻了,總是要習文練武的。

    她笑道,“這事不急,反正娘也被人看慣了。”

    “這怎麼行?從此以後,你就是我的媽,以後誰再敢亂看,我葉空,一定會揍他ma都認不出他來。”葉空一字一句地說道。

    “你個傻孩子,又說癡話,怎麼能因為別人看就揍人家呢。”陳九娘聽他說的好笑,笑著教訓道。

    “那是他們欠揍!”葉空說著也笑了起來,接著他扶著陳九娘道,“娘,我們回屋說說話吧,以前孩兒不知學習,很多事情都不懂,向您請教一二。”

    陳九娘聽兒子越說越利索,還文縐縐的,心裏開心那就別提了。

    正當葉空和陳九娘母子相見,月下談心之時,隔壁屋裏,也有一男一女拉開帳簾子,點起了油燈。

    這個男人是個四十來歲的黃臉漢子,他提著褲子,罵罵咧咧的嘀咕道,“這大半夜的,是誰又哭又嚎?ma的,老子剛打了三更回來,想和婆娘搞上一回都不得安生!”

    帳裏斜躺著一個中年婦女,一拉薄被,擋住白花花的pi股,也罵道,“還不是隔壁那個女鬼跟她的傻小子。”

    “我來吼兩聲,讓他們消停點。”中年漢子就想推窗。

    “哎,老四!”突然那個中年女人也一絲不遮的從床榻上竄下來,拉住男人的胳膊,笑道,“你笨啊,你這樣一喊,他們是消停了,可我們又落啥好處呢?”

    叫老四的中年漢子momo腦袋,不明白道,“我們還有好處?”

    中年婦女使勁一推男人,罵道,“你怎麼這麼笨呢?管家葉財每個月都貪她銀子,膳房馬姐也隔三岔五敲她一筆,就你白癡!”

    老四一聽明白了,笑道,“還是家裏老婆jing明,看我去狠狠敲她一筆,這麼醜的女人,還有個傻兒子,要銀子有鳥用,還不如敲過來給我們家小三找武師!”

    老四老婆看見男人開竅了,笑了起來,“你這死鬼終於開竅了,快去快回,老娘還沒吃飽呢。”

    “老婆子,你就等著吧!”叫老四的男子又在老婆下邊掏了一把,才走出門。

    三步並作兩步,老四衝到隔壁,衝著剛要進屋的葉空娘兒倆吼了起來:“喂!我說你們這邊搞什麼,半夜嚎什麼喪?還讓不讓別人睡覺了?”

    葉空抬頭看去,隻見從院外走進的是一個家丁模樣的人,年紀四十來歲,衣衫不整,看上去象剛從被窩裏爬出來的。

    葉空從傳承記憶裏很快就找到這人。李老四,更房管事,就住在隔壁,仗著是二太太遠房親戚,平時也沒少欺負這娘倆。

    “哦,是李管事呀,對不起對不起,空兒剛剛神誌正常了,忍不住就開心就喊了一聲,真是對不住了。”陳九娘慌忙上前賠禮。

    “活見鬼,白天看你這鬼臉,晚上還要鬼叫,那個白癡除了會吃豬食還會正常嘛?”李老四一點沒善罷甘休的意思。

    “李管事,放心,以後不會了,不會了。”陳九娘不斷地作揖道歉。

    可李老四沒看見銀子,自然不會消停,又吼道,“你以為我容易嘛?半夜起來打更,剛睡下就被你吵醒!我不就拿了幾兩餉錢嘛!”

    他這一說,陳九娘明白了,這是來敲詐了,按說這錢榨得也太沒有道理了,可自己孤兒寡母,隻有花錢消災吧。

    陳九娘每月銀子本來就被克扣無幾,自己舍不得用,最後都被別人給敲了個幹淨。

    月底了,她手頭也緊張,在袖子裏mo了老半天才撚出一個小銀稞子遞到李老四手上。

    “李管事,我們這孤兒寡母的,沒少麻煩你,這點小意思。”

    不是孤兒寡母,我還不欺你們呢!李老四冷哼一聲,手頭掂掂銀子,有些不滿,這也太少了吧。

    “這點銀子就想打我嘛!”李老四手一張,把那點小銀子扔到陳九娘麵前,罵道,“明天一早我就稟報er奶奶,說你們半夜喧嘩,吵得人無法入睡,把你們趕出將軍府!”

    陳九娘急了,他們母子無所倚仗,世道艱難,如果出了將軍府隻會更加淒慘,這是她最擔心的,可關鍵是她手中真的一點錢都沒有了。

    “李管事,您多擔待,這點銀子先拿著,就當我欠你的,等上邊了月錢就還你。”陳九娘趕緊揀起銀子,塞給李老四,又在不斷作揖。

    “這還差不多。”李老四把銀稞子收了起來,又惡狠狠哼說道,“二兩啊!”

    “是是,二兩,李管事您慢走。”陳九娘鬆了一口氣,心裏卻又在煩惱,離月錢還有好幾日,這一分錢都沒有,日子怎麼熬呢?

    李老四目的達到,得意洋洋地轉身就走,可是一扭頭,卻看見一向癡癡呆呆的葉空拿著塊板磚,正堵在院門口呢。

    葉空氣炸了xiong膛,憤怒的火焰在xiong中激蕩,好象要隨時噴薄而出。

    太過份了!就算是流氓混混,地痞無賴,也沒有這麼過份的!就因為夜裏喊了一聲,哭了兩下就要被敲詐,還有天理嘛?

    更過份的是,明知道自己家已經沒錢了,居然還要預約下個月的月錢,你們這些畜生有沒有想過我們母子沒錢如何生活?非要把人逼死嘛!

    他初來貴地知道要低調,也知道衝動是魔鬼,還知道退一步海闊天空……

    可忍氣吞聲不是他的性格!低頭裝孫子也不是他幹的事!再忍就成忍者神龜了!

    “放下銀子,對我娘道歉!否則這門你好進不好出!”

    葉空仿佛回到了漢正街,歪著身子站立,一下一下掂著手裏的板磚,雙目微眯,眉頭挑著些鄙視,臉上還有一絲吃定對方的冷酷笑容。

    “喲霍!”那李老四被今天的葉空搞得一驚,心道這小子說話利索了啊,脾氣也見長了,莫非真是不傻了?

    不過就算他不傻了,不過是一個小孩,就算不傻又如何?這李老四吃驚但也沒害怕,冷笑道,“還真是不傻了,會自個兒把自個兒當爺了,你這樣跟我說話,小心我再把你抽傻嘍!”

    李老四本以為這小孩也不過就是拿塊磚頭虛張聲勢,不敢真的出手。這傻子以前看人殺雞都要喊著小雞好可憐,拍人磚,他下得去手麼?

    可誰知,葉空用板磚拍人那是他的強項,挨過他板磚的,沒有一千也有八百了,根本沒有下不去手的說法,想都沒想就出手了。

    “砰!”一記板磚毫無懸念地拍在李老四臉上,打得他嗷了一聲,鼻血長流,李老四嚇得趕緊蹲下,捏住鼻子。

    “空兒,不要!”陳九娘何時見過這種鮮血淋漓的鬥毆場麵,嚇得趕緊撲過來拉著葉空。

    “娘,馬善被人騎,人善被人欺,你越是軟弱可欺,這種惡奴就越蹬鼻子上臉,嘿嘿,我要讓他們明白,從此這個院裏又多了一個,不能欺的惡人!”

    葉空說完呲牙瞪眼,推開陳九娘,照著蹲在地上的李老四,摟圓了板磚對著他腦門又是一板磚。

    “嗷!”李老四一聲慘叫,腿一軟就跪下了,嘴裏喊著,“別打了,要出人命了。”

    “道歉!”葉空大聲吼道。

    “我道歉,道歉。”那李老四被兩板磚早就打傻了,隻覺得頭上臉上到處冒血,看見葉空板磚又要下來,趕緊抱著葉空的腿大聲哀求道,“八少爺,是老奴我不開眼,求八少爺留老奴一條狗命。”

    “早她媽這樣說不是不用挨打了?奴才就是不長眼。”葉空殘忍地笑著用板磚拍李老四的嘴巴,這模樣讓李老四真正感覺到對方的可怕。

    “是不長眼,老奴以後再也不敢了。”李老四邊說邊從衣袖裏取出那銀錁子,不過他心裏卻恨毒了葉空母子,恨恨地想,回頭一定告訴二太太,讓她來收拾你們!

    “你是不是想著向你的主子彙報?”這點小想法又怎麼瞞得住葉空,他一翻眼道,“告訴你,老子不怕,知道老子以前幹什麼的嘛?老子是流氓!誰惹了我,我就跟他玩命!記住!老子再不濟還是姓葉的!你想教訓老子,除非葉家死絕了!”

    “空兒,算了吧,算了,娘怕。”陳九娘又抱住了葉空的胳膊,生怕他沒輕沒重,打出人命就不好了。

    “滾吧!”葉空一句出口,李老四捂著頭臉,再不敢回頭,奪路而逃。

    陳九娘歎了口氣,“唉,空兒,惹huo了將軍可怎麼得了,你可給娘惹事了。”

    葉空揍完了李老四,心裏痛快了很多,不過他卻又想到,這李老四鐵定是要回去找人來報複的,而自己隻是一個十二歲的少年,又如何對抗狂風暴雨呢?

    隻有使自己變得更強!把所有欺負自己的人踏在腳下!

    葉空堅定了信心。既然來到這裏,那就好好幹一番,寧可站著死,也不跪著活!咱不能給地球的流氓丟了臉!
本章結束
閱讀提示:
一定要記住UU小說的網址:http://www.uuxs8.cc/r26/ 第一時間欣賞修仙狂徒最新章節! 作者:王小蠻所寫的《修仙狂徒》為轉載作品,修仙狂徒全部版權為原作者所有
①書友如發現修仙狂徒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②本小說修仙狂徒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小說的立場無關。
③如果您對修仙狂徒作品內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短信給管理員,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

修仙狂徒介紹:
繼《悟空師弟》《桃學威龍》後第三部作品,修仙題材。
看過小蠻書的都知道,什麼題材小蠻都會寫得很有趣味,希望大家喜歡。
這次講的是一個地球混混意外穿越修仙世界的故事。
有仇必報吃不得虧的性格,加上一部地球無法使用的符咒大全,他能不能在崇尚力量的殘酷大6拚搏出一番天地呢?
請讓3g資深作者王小蠻帶您進入一片陌生而神奇的符咒天地,看一個永不服輸的流氓在異界的奮鬥!修仙狂徒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修仙狂徒,各位書友要是覺得村修仙狂徒最新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