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UU小說言情小說從農家子開始的古代生活TXT下載從農家子開始的古代生活最新章節

第 001章 殺人?

作者:混亂不堪     從農家子開始的古代生活txt下載     從農家子開始的古代生活全文閱讀
    夏日的夜晚總是不如冬日寂靜,如水的月光之下,山間的田野間隨處都是蟬鳴蛙叫,此起彼伏,似是在奏一曲急促的小令。

    皎潔的月光之下,一條似玉帶般的小河自西邊來,在山岩處轉了個彎,便朝著東北方向去了。

    粼粼的水波反射著月光,似是將璀璨的星河都烙印上去了一樣。

    玉帶蜿蜒便成了個河灣,河灣之上錯落著百十來間屋子,鱗次櫛比,昏黃微弱的燈火帶來幾分生機和煙火氣。

    這便是大灣村了。

    玉帶河徐徐向東北而去,某些較淺的位置,水深不過一尺,急促的水流發出潺潺的聲響,彙入十餘裏外的溧水河中。

    ······

    點燈費油,如今油價比起徐老爺子小時候降了不知道多少,可若非必要的話,一般的農家夜裏都是不點油燈的,天熱了便洗個涼水澡,去了一身的臭汗,然後一大家子坐在院子裏頭拿著蒲扇乘涼。

    點什麼油燈,又不是瞧不見。

    徐家的家境頗為殷實,可老爺子徐光啟卻自小艱苦長大的,一直將勤儉節約作為人生宗旨,不僅僅自己如此,還讓老婆孩子跟著一道。

    也正是因為徐老爺子的勤儉節約,勤勞肯幹,這才有了如今徐家的這一番家業。

    雖然不是什麼富戶,比上不足,但比下卻是綽綽有餘的了,也算得上是殷實之家,不愁吃穿了。

    尤其是三個孫子,還都能夠去村裏秀才辦的學塾裏頭讀書,跟著秀才老爺讀聖賢文章,將來說不定還能掙個功名回來呢。

    一想起三個大孫子,徐老爺子的臉上便忍不住露出發自內心的笑容來。

    如今已是盛夏時節,白日的時候熱的像待在蒸籠裏似的,那汗珠子跟不要錢似的一顆接著一刻往外滲,沒一會兒就能把後背給汗濕了。

    好在田裏的活早就侍弄完了,水田裏的水也早放幹淨了,現在要做的就是好好照看著田裏的情況,免得被蟲子什麼的把莊稼給禍害了,然後等再過個把月,那沉甸甸的稻穗變成金黃色,把稻子的腰杆給壓完了,就可下田收割,打穀收糧了。

    今年的雨水足,陽光也恰到好處,如今地裏的莊稼長勢很好,眼看著夏收將至,徐光啟的心裏已經樂開了花。

    徐光啟是老爺子的大名,‘光’代表輩分。

    趁著農閑這些時日,老爺子家裏的三個兒子去鎮上做工,找些活計來做貼補家用,徐光啟便和老妻還有幾個兒媳婦在家帶帶孩子,侍弄田地,兒孫繞膝,生活安樂,很是幸福美滿。

    每日早晚,徐光啟便會背著手,使勁的挺直了他那張有些佝僂的腰,邁著大步到田裏去好生看看,瞧瞧有沒有生蟲,有沒有長草,若是有的話,便把蟲給除了,把田裏生出來的雜草給拔了。

    伺候田裏的莊稼,和伺候家裏的孫子一樣,老爺子用上了全部的心思,一輩子沒有一丁兒點懈怠。

    晚飯的時候,家裏的老婆子蒸了幾個雞蛋,伴著孫女兒們從山裏采回來的野蔥,再在上頭淋上幾滴豬油,那滋味叫一個香,家裏的老幼婦孺一人一個。

    徐老爺子把一年多一年剩下的把半壇子燒酒取了出來,倒了一碗,一小口一小口慢慢的抿,喝的美滋滋的,至於剩下的,又蓋了起來,藏到穀倉裏頭去了。

    晚飯後,老爺子跑到河裏洗了個澡,拿著把蒲扇繞著村子逛了一圈,在村口的大樹底下和人聊了小半個時辰,待到現在夜色漸濃,明月高懸,月華如水的時候,這才邁著輕快的步子,美滋滋的一步步往家趕。

    如今是盛夏時節,晝長夜短,大灣村地處江南,要到戌正時分天色才會全黑。

    戌時六刻,夜色漸深。

    三個兒媳婦正在屋裏幫兩個小丫頭洗澡,小丫頭年紀還小,一個五歲,一個才一歲,身子都嬌貴的緊,可不比他們這些大人,便是這炎熱的盛夏時節,也不好用冷水洗的。

    晚飯後,三個兒媳婦幫著老婆子收拾完家裏的東西,便又忙活著幫兩個小丫頭燒水洗澡,進進出出的,也沒得空閑,如今夜漸深了也沒忙完。

    縱使是農閑時節,可家裏界外的,也總有做不完的活。

    說起家裏的兩個新添的這兩個小丫頭,徐光啟的臉上就堆滿了笑容,他可不像那些眼皮子淺的,認為女孩兒是賠錢貨,不隻是著兩個小丫頭,頭上的兩個大丫頭,還有老爺子的兩個親生女兒,老爺子都很喜歡,也極疼愛,從未有過偏頗。

    老爺子深知做長輩的最要緊的便是把一碗水給端平了,不偏不倚,這樣家宅才能安寧。

    再說了,徐家的家境殷實,家中有田地攏共三十多畝,坡上開的旱地隻有兩畝多,其餘都是水田,種的可都是稻子,每年打下來的穀子繳了賦稅之後,再把家裏頭一年的口糧除了去,還能剩下不少拿去賣了換銀錢。

    自從老爹老娘過世之後,徐光啟和弟弟徐光年合計著也分了家,一人分了十二畝地,不過兄弟兩的關係卻一直很好,兩人的媳婦的也不錯,都是實心眼的莊稼人,如今也都是做祖母的人了。

    兩兄弟雖然分了家,卻也一直互相幫襯著,幾個堂兄弟的關係也很好,如今兩家的日子都過得不錯,家裏有屋有田,兒孫滿堂,在附近的幾個村子裏頭也算是出了名的。

    “光啟叔,光啟叔!不好了!不好了!”

    鄉間寂靜安逸的夜晚被一陣急促的呼聲打破,一道人影。

    徐光啟半天才回過神來,聽聲音乃是村裏一個叫做傅雲生的後生,也是前些時日和自家三個兒子一道去鎮上討活計的人之一,這才剛剛反應過來,拍門聲就起了。

    白日裏院門都是不關的,隻有晚上的時候,才會把插銷給插上。

    年紀大了,腦子轉的就是比年輕時慢的多,徐光啟拽著下頜銀白的胡須,在心裏頭自我開解。

    徐家的院子外是一圈一人多高的矮牆,皆是由石頭混著泥土壘成的,大大小小,雖並不完全一樣,但壘的卻整齊,泥是用來粘合石頭的,院門在西南角,兩扇黑漆木門,上邊掛著兩個鐵環,似乎也上了漆。

    老爺子剛剛想起身去開門。

    “怎麼了?”屋子裏頭,老婆子石氏疑惑著走了出來,聽得門外的響動,見自家老頭子還愣在那兒,趕忙催促道:“死老頭子還不趕緊去給雲生開門,愣在這兒作甚!”

    石氏自然也聽出來是雲生的聲音,聽著聲音急促,別是有什麼急事兒,石氏心熱,看自家老頭子還愣著,也知道自家老頭子是個慢性子,免不得催促幾句。

    老夫老妻了,也不似那些富貴人家那麼多規矩。

    徐光啟被老妻訓了,可臉色卻沒有絲毫變化,不耐煩的道了句這不是正要去嗎,便走過去扒開門栓打開院門。

    滿頭大汗,氣喘籲籲的傅雲生出現在老爺子麵前。

    瞧著傅雲生的模樣,徐光啟心裏頭莫名有些忐忑,猜著莫不是雲生家裏頭出了什麼事?便趕忙把雲生往院子裏迎:“雲生,別著急,先進來,喘口氣慢慢說!”

    傅雲生一路從鎮上小跑回來的,全身早已是大汗淋漓,大口喘著粗氣,口幹舌燥,扶著徐家的門牆使勁兒的喘了幾口氣,總算是讓急促的呼吸稍稍緩了幾分,這才說道:“光啟叔,大事不好了,你家祿哥兒和人起了爭執,動起手了打死了人,如今被衙役拿了,壓著往縣裏去了!”

    傅雲生雖然喘著粗氣,可說話卻不慢,幾句話說得飛快,而且簡潔明了,直奔主題,一針見血。

    徐光啟被說的一楞,腦子轉得慢還沒反應過來,卻聽得院子裏傳來一聲驚呼:“祖母!”

    然後便是嘭的一聲悶響,似是什麼人栽倒了。

    “什麼?祿哥兒打死人了?”

    徐光啟這才反應過來,滿臉的不敢置信,瞳孔皺縮,眼睛凸起,臉色天晴,恍若遭受雷擊,眼前一黑,身子一晃便往後栽。

    好在雲生眼疾手快,一個箭步上前伸手拉住了徐光啟:“光啟叔你怎麼了?”

    可惜徐光啟青著臉,腦子暈乎乎的,隻覺得天旋地轉,腦子裏頭混沌一片·······

    “嫂子!快出來,石嬸子暈倒了!”雲生這才看到院子裏頭一團黑影倒在地上,趕忙衝屋裏大喊。

    “是雲生的聲音!”

    “婆婆暈了!”

    屋子裏頭正在忙活照顧幾個小的梁氏和傅氏趕忙小跑出來,看到摔倒在地的石氏,石氏的身下似乎還壓著個人,立馬著急忙荒的把石氏扶了起來,立馬驚的大叫:“婆母”

    兩人趕忙把石氏扶了起來,這才看清被石氏壓在身下,仰麵躺著的小小身影。

    “哎呀!是章哥兒!”

    這時去後院搬柴火的洪氏也進了前院,聽到倆妯娌的驚呼聲,看到躺在地上的小小身影,懷裏報的柴火頓時就掉了一地,著急忙慌的跑過來,跪在地上。

    “章哥兒,我的章哥兒!你這是怎麼了!”

    “三弟妹,趕緊把章哥兒抱到裏屋去!我和二弟妹把婆婆扶進去!”

    作為家中長媳的梁氏頓時便做出了安排,洪氏和傅氏聞言,自無不允的。

    三個妯娌忙扶著婆母,抱著章哥兒往屋裏走,梁氏還不忘囑咐院門處的雲生一句。

    “雲生,勞煩你先照看一下公公!”

    “福大嫂放心!光啟叔就交給我了!”

    “彬哥兒!彬哥兒!”梁氏大聲喊著。

    一個十四五歲的黑瘦少年出現在院裏:“阿娘,怎麼了?祖母這是怎麼了?”黑瘦少年見院裏的情況,頓時便慌了。

    黑瘦少年的還有個比他個頭略矮一分的少年,小麥色的皮膚,略略白上一些。

    梁氏急忙吩咐道:“你祖母摔倒暈過去了,彬哥兒趕緊去請郎中回來,天黑,別跑急了,小心看路,文哥兒幫著雲生照料一下你祖父······”

    一時之間,整個徐家院裏頓時就亂了起來。

    好在徐光啟並未徹底暈過去,被雲生扶著也沒有摔了,雲生在徐光啟背後輕拍了幾下,喚了幾聲,這才沒有背過氣兒去。

    屋子裏黑燈瞎火的,雲生便把徐光啟扶著靠著門坐下。

    被叫做文哥兒的男孩今年十三歲,叫徐文,是老爺子二兒子徐青祿的長子,因著沒有分家,在家同一輩裏排行第四。

    徐光啟蒲扇一般大的手抓著雲生的手腕,神情很是激動的問:“雲生,你說的可是真的?祿哥兒當真打死了人?”

    一旁的徐文也緊張的看著傅雲生,畢竟事情涉及到他的父親。

    雲生蹲在徐光啟身邊,忙說道:“光啟叔,都到這個時候了,我和你開玩笑作甚!”

    “我回來的時候,那人已經進氣多出氣少了,鎮上醫館裏的郎中說了,救過來的可能性不大,青福哥已經跟著去縣裏了,青山在留在鎮上,一是在醫館看著,而是想找找那人的家人,這才讓我回來通知您老,多帶點銀錢,先去鎮上醫館,然後再去縣裏找青福哥,看看這事兒該怎麼解決。”

    徐光啟頓時瞪大了眼睛,握著雲生手腕的手越發用力,臉色鐵青。

    雲生擔心徐光啟又給氣得背過氣去,便忍者疼痛不斷的輕拍徐光啟的胸口,連連安撫說:“光啟叔,現在可不是生氣的時候,趕緊想法子看看怎麼把祿哥兒給救回來才是正理。”

    “天爺呀!”

    “怎麼臨老了還遇上這樣的事情呀!”

    徐光啟總算是回過氣來,鬆開了雲生的手,但卻捶胸頓足的自怨起來,一雙渾濁的老眼之中已然淌下了兩行清淚。

    “殺人償命,那可是要殺頭的呀!”

    雲生看著捶胸頓足,泣不成聲的徐老爺子,趕忙安慰道:“光啟叔,您別急著哭,聽我說!”

    “且不說那人還沒死,就算是熬不過今晚了,祿哥兒殺人並非故意,乃是誤殺,而且還是那人挑釁在先,祿哥兒沒忍住才和他動的手,青山哥說了,隻要咱們抓住這一點,再舍些銀錢,青祿哥或許還有的救!”

    殺人償命,亙古有之,不過徐青祿的情況又有所不同,那人挑釁在先,二人起了爭執,打鬥之間,那人摔倒之後後腦砸到了石頭,奄奄一息,血流一地,被抬去醫館的時候已經有些晚了,如今救活過來的可能性不大。

    而且時候徐青祿也並沒有逃跑,而是自己去鄉公所投了案,鄉公所裏頭有衙門的衙役駐守,鄉正聽聞此事之後,便命衙役將徐青祿壓往縣裏,由準備上報讓知縣老爺來定奪此案。

    徐光啟的長子,徐青祿的大哥徐青福也跟著去了縣裏,打聽第一手的情況。

    傅雲生和徐家三兄弟的關係素來都挺好的,這回和村裏的幾個後生同徐家三兄弟一道趁著農閑去鎮上做活,賺些辛苦錢貼補家用。

    傅雲生年輕力壯,腿腳快,是以便自告奮勇,讓徐青山和徐青福兩兄弟先去打點其他,他則趁著天還沒黑,一路朝著大灣村小跑回來。

    大灣村距離鎮上有將近二十裏路,一趟下來,傅雲生早已是精疲力盡,渾身大汗淋漓。
本章結束
閱讀提示:
一定要記住UU小說的網址:http://www.uuxs8.cc/r31457/ 第一時間欣賞從農家子開始的古代生活最新章節! 作者:混亂不堪所寫的《從農家子開始的古代生活》為轉載作品,從農家子開始的古代生活全部版權為原作者所有
①書友如發現從農家子開始的古代生活內容有與法律抵觸之處,請向本站舉報,我們將馬上處理。
②本小說從農家子開始的古代生活僅代表作者個人的觀點,與UU小說的立場無關。
③如果您對從農家子開始的古代生活作品內容、版權等方麵有質疑,或對本站有意見建議請發短信給管理員,感謝您的合作與支持!

從農家子開始的古代生活介紹:
打南邊有個江寧府,治下有個宥陽縣,縣裏頭出了個徐秀才。
一路科舉考上舉人、進士、做了官!
盛家有個庶出的六姑娘叫做明蘭,聰慧機警,蕙質蘭心,心有成算。
可愛懂事的盛小六才十歲上就被徐秀才給盯上了,借著科舉中式的東風登門求娶。
穩了後宅,徐秀才就放飛了自我······
這是一個輕鬆和諧愉快的故事······從農家子開始的古代生活情節跌宕起伏、扣人心弦,從農家子開始的古代生活,各位書友要是覺得村從農家子開始的古代生活最新章節還不錯的話請不要忘記向您QQ群和微博裏的朋友推薦哦!